腾讯体育体育 > 评论 > 篮坛为何群殴成瘾 > 正文

形式主义打乱CBA训练节奏 体制限制令人抓狂

2011年10月20日17:11体坛周报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
体坛周报(微博)》记者史琳杰报道 这是我第一次来埂。从机场拉我过来的司机一路介绍,上世纪60年代末,昆明围湖造田,填了半个滇池,后来,就有了海埂训练基地。这么一说,有点沧海桑田的意思。如此算来,海埂有四十年的历史了,CBA在这里集训,才不过近几年的事,四十年过去了,体委变成了体育局,省队变成了俱乐部队,可举国体制意味极浓的集训,依然在这继续上演。

硬件条件不行,这是到海埂训练基地后的第一印象。

新疆、江苏、山西、青岛、陕西,五支球队驻扎在这里(辽宁、浙江稠州银行、山东、天津和福建被安排在昆明的新亚洲训练基地),但只有四块篮球场,前些日子,训练基地又拨出一块另作他用,五支球队用三块场地,抱怨声越发了起来。

给篮球队用的力量房只有一个,分成上下午,一个队一周最多也只能练三次,现实条件所限,一些队去“蹭馆”,遇上好说话的教练,两个队一起凑合着在那些破旧的器材上练,遇上不好说话的,那就吃闭门羹。

教练们抱怨,队员们也抱怨,“场地都满足不了,强拉我们来这集训,这不是搞形式主义吗?”有人质疑。最痛苦的还是队员们,伙食没有在自己基地的好,夜里要是加练投篮,回来连口热的都吃不上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抱怨,陕西队就觉得无所谓——他们撤出了陕西,即将迁至广东佛山,新基地尚未启用,在来昆明之前他们也是到处花钱找地方训练,来到这里,反倒安定一些。

因此,随刘晓农一起来检查工作的一位运管部官员说,“你看,有些队家里条件好,不满意来这里练,有些队还是挺愿意来的吗!”

负责督导夏训的“教研组”组长张三璋教授则比较诚恳,“教练和运动员们说得这些困难确实存在,但总的来说,集训有集训的好。”

张三璋掰着手指头强调集训的好,“一是大家在一起比着干,这种气氛是自己在家练没有的;二是大家集中在一起,可以多打比赛;三是可以针对各球队的普遍情况,重点解决问题。”

“教研组”在运动员公寓里定期张贴光荣榜,表现优秀的球员能够让自己的名字被围观,张三璋有经验,“以前在女篮集训时也这样搞,谁要是上榜觉得可光荣了,有次一个队员,名字上了光荣榜,兴奋的练得太凶,结果把脚都弄崴了!”

当然,他的工作重点是“针对各队普遍情况”,设计出一套夏训运动员测试方法,长达12项。球员夏训的成果评定,就是按照这12项测试成绩,能否上光荣榜,也是如此。

在来介绍下“教研组”组长,张老爷子七十出头,上世纪五十年代入北京体育学院篮球班学习,后任职于哈尔滨体育学院。督导CBA的训练工作,也好些年头了。

张三璋介绍,中国篮球各省队集训,是有很多年传统的,成立职业联赛后,集中训练一下变成了各练各的,上级体育管理部门对此并不放心,“搞过飞行检查,前两年还可以,到后来就成了走过场了。”张三璋说。后来变成分区特派员形式,请一些像他这样的体育院校教授,分区进行督导,那时,他就是东北区的“督导”,“但督导们都有自己的工作,也不可能天天耗在队里,只能偶尔去提点宏观的建议,效果也不理想。”张三璋说。

前几年开始恢复夏季集训,张三璋觉得,有成果,“我们的导向作用很明显,我记得2006年在湖南郴州集训的时候,我们强调要抓体能,当时只有一个队有体能教练,现在你看看,基本上各个队都有专门的体能教练了吧。”

虽然不在一线,但作为研究篮球的老工作者,张三璋也会给一些教练提意见,“我就和某教练说过,战术练得太多了,得练练基本功,不然你前两下能跑出来,后面还是打不进。”

这一次夏训,张三璋重点抓的就是能力个人技术,“12项测试方法分成三大块,一块是一般身体素质测试方法,一块是专项体能测试方法,还有一块就是技术测试方法。”除了12项测试外,还设置了四项比赛,分别是,前锋一打一;后卫一打二;中锋一打一和中锋突破跳投比赛。

但这些项目遭来诟病,12项测试,各队都认为重复项目比较多,一整套测试下来,需要一上午时间,队员在体能上消耗过大,到下午都恢复不过来,几支队在完成测试后,当天下午只能安排队员投上一个小时左右篮——教练其实想安排队员休息,但由教研组定下来的训练日程计划,不能轻易更改。因此教研组的督导人员在私下里就多了新的称呼,监工。

而由教研组设置的四项比赛,更被议论为“外行指导内行”,以前锋一打一为例,进攻方有一名后卫给前锋喂球,“这样能练什么,只要有身高优势,到篮下要位打就行了!”许多教练员质疑,而针对中国后卫不会破紧逼设置的后卫一对二比赛,让蒋兴权大发雷霆:“这什么玩意儿?这不是鼓励后卫都学XX(某国家队后卫)么?一打二还硬打?正常的后卫这时候就应该传球!”

三璋并不否认细节中存在问题,“就拿12项测试来说,确实有些多,但今年是第一次搞,我们和中心领导也交流了,以后是不是每年下旬只测其中三到四项。”他也觉得,在硬件条件存在现实的困难下,是否该缩短集训时间,“我们这个集训,中心主要是起导向作用,是不是可以缩短到一个星期左右,把方向给大家,然后自己回去练。”

但事实上,真正让各队质疑的并不是这些细节问题,真正的质疑,来自于对体制约束的不满,“我们是俱乐部教练,不像以前省队可以凭着关系混日子,我们也担心带不好队伍怕下课,怎么去提高球队水平,是每一个职业球员和职业教练的立命之本。”一位北区教练如是说,他认为,既然是职业化联赛,就应以职业的因素为主导,而不是以行政命令来设置条条框框。

篮管中心的管理职能对球队自身进步要求形成了重叠,造成对人力物力的浪费,就以海埂基地来说,一个队在此集训一个半月,所需费用接近10万,而在各自基地训练,成本远低于这个数字。另外,这种叠加式管理也造成了一些专业上的混乱,以江苏队为例,在联赛结束后,该队重点训练的就是个人技术,在他们的计划里,8、9月球队开始重点练战术磨合,但他们的节奏,却被无情地打乱。

夏训被认为搞形式主义,并不完全是误会,在厚达百页的夏训指导材料中,诸如看新闻联播,学习信兰成的讲话等务虚内容令人啼笑皆非,但这并不是笑话,根据体育总局领导关于“三缺失”的讲话,此应景之举在篮管中心官员口中,含蓄地表达为“管理不能只靠经济杠杆,还要从德育入手”这样的套话。

在业务研讨会上,不满变作嘲笑,当一位教练说起当年国家队集训十来个月时,立即有人调侃,“要不你们队就别参加联赛了,集训十个月,然后代表国家队去打比赛。”

在夏训指导材料上,白纸黑字的笑话也不少,诸如内外线突破跳投比赛规则规定,踮投投中无效,很多人都开玩笑说,“幸好李楠退了,不然他真悲剧了。”

抱怨归抱怨,说笑归说笑,他们还得继续在这里呆下去,直到9月10日夏训结束。海埂基地的大门如今敞开,亦不见传说中的大狼狗,仿佛球员们的生存写照,他们在职业联赛里,继续接受体制的圈养。

加强处罚力度可以杜绝群殴事件吗?
0
可以
0
不可以

相关专题:

中国篮坛为何群殴成瘾?
订阅

推荐微博:

注册微博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[责任编辑:youlesu]
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 
人在热爱
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 分享至: 腾讯微博
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到微博反馈

企业服务

图说天下

推广信息

##########
<small id='FdGFyAqr'><blink></blink></small><xmp id='tduSgAiU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xmp>
    <abbr></abbr><var></var>
    <i id='YM'><listing></listing></i>
    <fieldset id='Lq'><ol></ol></fieldset>
    <blink></blink>
    <sub id='yZoaDV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sub>
    <base id='Zovc'><address></address></base>
      <strong id='rw'><q></q></strong>